欢迎光临ag8国际亚游-欢迎您!
你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行业资讯 >

又一巨头陨落!负债114亿果汁帝国彻底坍塌

2021-07-25 11:04

  作为中国老百姓家喻户晓的老品牌,汇源果汁曾是年夜饭餐桌上的标配,也是名副其实的“国民饮料”。

  但是,长大后的你,有多久没喝汇源果汁了?而那个曾经火遍大江南北的汇源果汁,如今已经走到了破产重整的悲惨境地。

  近日,沉寂良久的汇源果汁登上了网络热搜榜,原因却让人大跌眼镜:汇源果汁要破产重整了!

  天眼查显示,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新增破产重整信息,案号为(2021)京01破129号,申请人为山东德源国际物流有限公司,经办法院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。

  这并非汇源果汁首次曝出负面消息。近年来,汇源果汁被各类案件缠身,案由多为票据追索权纠纷、金融借款合同纠纷、企业借贷纠纷等,一桩桩一件件,让人看得瞠目结舌。

  例如,7月2日,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,案号(2021)京04执314号,执行标的近16亿元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。

  企查查显示,关于汇源果汁或其创始人朱新礼的风险扫描多达2273条,涉及失信记录、被执行人、限制高消费等多个方面,被执行总金额超过23亿元。

  其实,一切早有征兆。今年6月1日,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裁判文书,决定对汇源果汁启动“预重整”,同时发布关于汇源果汁公开招募投资人的公告。

  简单来说,预重整就是破产重整的热身准备,在破产程序启动前,债务人与债权人通过协商拟定重整计划草案,通过一定程序获得多数债权人同意后,再向法院提起破产重整申请。

  但综合来看,汇源果汁的预重整绝非易事。首先是对意向投资人有要求: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2亿元,且最近一年经审计的资产总额不低于10亿元或净资产不低于5亿元。

  预重整这样规定,无非是希望意向投资人资金实力雄厚,可以让汇源果汁的破产重整过程更加顺利。

  其次,汇源果汁本身存在的巨额债务问题和内部管理问题,也劝退了不少意向投资人,不信请看:

  财报数据显示,2017年,汇源果汁的总负债高达114亿元,资产负债率为51.8%。如今,汇源果汁被执行总金额超过23亿元,未来不排除继续增加的可能性。

  汇源果汁现在就是一个“烂摊子”,意向投资人不仅要接盘公司核心资产,也要将债务一并消化吸收,汇源果汁高达114亿元的巨额债务,任谁都得好好掂量掂量。

  此外,汇源果汁是典型的家族企业,创始人朱新礼和女儿朱圣琴都曾在公司担任要职。回顾汇源果汁发展史,也曾有职业经理人加盟助阵,但几乎没有一位任职时间超过2年。

  今年2月,继汇源果汁从港交所退市后,朱新礼和女儿双双退出了公司管理层,但朱新礼家族仍是汇源果汁的第一大股东,内部地位无法撼动。

  汇源果汁这种“铁打的朱新礼,流水的职业经理人”的局面,让意向投资人不得不三思而后行。

  可叹造化弄人,如今沦落到破产重整的汇源果汁,曾是雄霸中国饮料市场的销量冠军。而汇源果汁创始人朱新礼,也曾是业界公认的“果汁大王”。

  汇源果汁的创业史,极具时代特色,而朱新礼是主角。1952年,朱新礼出生于山东沂源的一个村庄,家里祖祖辈辈都是农民,不出意外朱新礼长大后也应该是农民一枚。

  然而,心思活络的朱新礼迷上了汽车修理,并在改革开放中嗅到商机,成了一名卡车运输个体户,并借此成为村里的第一个“万元户”。

  白手起家的朱新礼,被村民推选为村委会主任,成为“先富带后富”的领头羊。做村官那几年,朱新礼先后创办了近30家村办企业,面粉厂、橡胶厂、皮鞋厂、砖瓦厂全都试了个遍。

  1992年,ag8国际,朱新礼顺应商品经济大潮,买下了一家亏损的罐头厂,这就是汇源果汁的前身。在朱新礼主导下,罐头厂将主要产品从罐头改成了当时还鲜少有人尝试的果汁饮料。

  敢想敢干的朱新礼,买来了德国的先进设备,拿不到银行贷款,就想到了用补偿贸易的方法,用外国人的设备去挣外国人的钱。

  1993年,汇源果汁的第一批浓缩苹果汁诞生,朱新礼只身一人带着样品,背着煎饼去德国参加食品展,成功为汇源果汁带来第一批价值500万美元的订单。

  许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,朱新礼凭着一股拼劲做成了。1994年,为了让汇源果汁迅速发展壮大,朱新礼带着不足30人的团队跑到北京顺义扎下根来。

  1996年,汇源果汁中标了央视新闻联播的5秒标版广告权,一夜之间火遍大江南北。此后,通过冠名央视春晚,汇源果汁在国内知名度越来越高,成了家喻户晓的“国民饮料”。

  2000年,汇源果汁的销售额达到12亿元,成为全国最大的果汁生产商。此后十多年,汇源果汁的销售额和市占率连续蝉联全国第一,真正实现了“名利双收”,赚足了外界眼球。

  炙手可热的汇源果汁,转而瞄准资本市场。2007年,汇源果汁成功登陆港交所,成为国内第一家赴港上市的果汁企业,筹资规模达24亿港元,创下当年港交所IPO募资规模纪录。

  上市当天,汇源果汁股价大涨66%,此后股价一路拉升,巅峰时期公司总市值超300亿港元,朱新礼亲手将汇源果汁打造成了一个举世瞩目的果汁帝国。

  伴随汇源果汁股价节节攀升,朱新礼的身家也跟着水涨船高。汇源果汁上市当年,朱新礼以61.3亿元财富登上《福布斯》富豪榜,成为业界公认的“果汁大王”。

  与资本的密切接触,让朱新礼尝到了甜头。而上市后的汇源果汁,与各方资本的联络更加便捷深入。

  朱新礼曾发表过一个知名观点:“我觉得企业确确实实需要当儿子养,但是要当猪卖。为什么呢?这是市场行为,你算得上账要去做,算不上账你就不要去做。”

  秉承这样的观点,朱新礼对资本始终保持开放心态,扬言要“把企业当儿子养,当猪卖”的朱新礼,自然而然引起了国际饮料巨头可口可乐的注意。

  2008年9月,可口可乐向汇源果汁抛出橄榄枝,计划以200%的溢价收购汇源果汁,交易总金额逼近180亿元,成为可口可乐发展史上的最大一笔收购。

  彼时,为了并购案顺利推进,汇源果汁进行了两方面改革:一是大举扩产,进军上游供应链;二是减少经营成本,大举裁撤营销渠道。

  农民出身的朱新礼,心底始终放着一个大农业的梦想。相较汇源果汁已有的果汁饮料加工产业,朱新礼更渴望去布局上游的大农业产业链,把原料定价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。

  为迎合可口可乐,汇源果汁削减了与其存在重合的销售渠道及相关人员。数据显示,自2007年底至2008年底,汇源果汁销售人员从3926人减少到1160人,砍掉了总量的70%。

  正当朱新礼满心憧憬把汇源果汁卖给可口可乐,拿着大笔资金去实现大农业梦想的时候,变故突然降临。

  这起天价收购案被叫停,而压根没有准备“方案B”的汇源果汁,根本没有后路可退,只得走上了下坡路。

  朱新礼的大农业梦想还可以徐徐图之,但狠心砍掉的销售渠道却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如初,甚至是再无复原的可能。并购失败让汇源果汁元气大伤,公司业绩陷入断崖式下跌。

  与此同时,中国饮料市场迎来颠覆性变革,动物奶、乳酸菌饮料、茶、咖啡、碳酸饮料等逐渐走到果汁的前面,琳琅满目的饮料让消费者拥有更多选择,汇源果汁成了“没落贵族”。

  2018年3月,汇源果汁在公告中自曝存在42.82亿元的违规关联借贷,遭到港交所介入调查,公司股票也在2018年被迫停牌。彼时,公司总市值54亿港元,较巅峰时期跌超80%。

  而在停牌之前,汇源果汁的债务窟窿已经堵不住了。2017年,汇源果汁的总负债达到114亿元,资产负债率为51.8%。

  产品方面,汇源果汁通过跨界收购,试水其他饮品。汇源果汁以超1200万元的高价拿下“旭日升”和“冰茶”等商标,更以1.17亿元收购三得利食品公司,结果收效甚微。

  资金方面,汇源果汁试图借网贷资金还债,据先锋系曝光的信息显示,汇源果汁旗下四家子公司因无法偿还418.5万元的欠款,计划用果汁系列产品抵债,这波操作让人哭笑不得。

  管理方面,那笔42.82亿元的违规贷款已经全数追回,汇源果汁还拿到了利息。为了取得港交所的信任,汇源果汁高管纷纷辞职离场,连创始人朱新礼和女儿也退出了公司管理层。

  可以说,为了复牌,汇源果汁已经“无所不用其极”,但眼下已经千疮百孔的汇源果汁,似乎正在被资本所抛弃。今年1月18日,汇源果汁从港交所退市,彻底告别资本市场。

  其实,汇源果汁也曾迎来一位“白衣骑士”,对方就是主营醋饮料的天地壹号。2019年4月,汇源果汁公告称,要引入战略投资者天地壹号,双方计划成立合资公司。

  根据协议,天地壹号等投资方拟以现金方式向潜在合资公司注资36亿元,占股60%;汇源果汁以24亿元资金和汇源果汁商标使用权持股40%。

  本以为汇源果汁终于抓住一棵救命稻草,可以靠合资公司东山再起,结果事与愿违,天地壹号和汇源果汁仅仅擦出少许爱情火花,这场联姻就走向了尾声。

  当年7月,汇源果汁和天地壹号同时发布公告,双双宣布终止成立合资公司的计划。这场被外界寄予厚望的自救行动,变成了“竹篮打水一场空”。

  错过了可口可乐,汇源果汁已经元气大伤;与天地壹号失之交臂,汇源果汁的未来变得更加扑朔迷离。

  徘徊在破产重整的边缘,汇源果汁仍在苦苦等待下一任“接盘侠”,而压在公司头顶的114亿巨额债务,以及不断曝光的各类负面消息,都成了挡在投资人面前的“拦路虎”。